当前位置:taogo.com国学红楼梦中薛姨妈送宫花时,林黛玉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
红楼梦中薛姨妈送宫花时,林黛玉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
2022-07-11

周瑞家的送宫花,历来是《红楼梦》争议最多的情节之一。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文章。

《红楼梦》第7回“送宫花周瑞叹英莲”的情节,一直饱受争议,其主要原因在于,通过这个情节来看林黛玉这个人物,用不同的解读,往往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,比如目前被议论比较多的两个分析——其一,林黛玉为人尖酸刻薄,不懂感恩;其二,林黛玉智商超群,敲打刁奴。

先来回忆下事件经过:第7回,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离开后,周瑞家的便来向王夫人复命,恰好王夫人去了梨香院,找薛姨妈说话儿,于是周瑞家的便匆匆赶来回话,临走时,薛姨妈便拿出十二支宫花,让周瑞家的给众姊妹送去:

薛姨妈乃道:“这是宫里头作的新鲜样法,堆纱花十二支。昨儿我想起来,白放着可惜旧了,何不给他们姊妹带去。昨儿要送去,偏又忘了,你今儿来得巧,就带了去罢。你家三位姑娘,每人两支;下剩六支,送林姑娘两支,那四支给了凤哥儿罢。”——第7回

周瑞家的捧着盒子,奉命挨个儿去送宫花,在迎春、探春、惜春、凤姐处情况都正常,唯独到了林黛玉的住处,被黛玉含沙射影地“嘲讽”了一番:

黛玉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,便问道:“还是单送我一个人的?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?”周瑞家的道:“各位都有了,这两支是姑娘的了。”黛玉再看了一看,冷笑道:“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。替我道谢。”周瑞家的听了,一声也不言语。——第7回

这个情节,看似简单,实则很考验读者的理解能力,更考验论者的解读能力,正如笔者上述所言:立足不同的角度,完全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。

面对周瑞家的送来的宫花,林黛玉先是冷笑,说话更是含沙射影,问题的关键在于,林黛玉的逆反态度究竟针对的是谁?是宫花的主人薛姨妈,还是送宫花之人周瑞家的?

林黛玉冷笑尖酸,暗讽薛姨妈

目前有一种解读,认为林黛玉的嘲讽是针对薛姨妈的,只不过由于周瑞家的来送宫花,这才受了池鱼之祸。

譬如李亮之文《“红楼”艺术一瞥——谈谈送宫花一节的艺术描写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1984年第三辑),文中就针对林黛玉此处的表现进行了解读分析,认为黛玉的异常反应完全是针对薛家母女:

“别人挑剩下的也不给我”的尖酸刻薄的言辞,其实并非针对周瑞家的所发,而是别有所指。谁呢?就是下面紧接着送花人回答宝玉问话所说到的姨太太——宝钗的母亲。因其女而牵及其母......到了第8回“探宝钗黛玉半含酸”一节,她用那些“比刀子还尖”的话把对薛宝钗母女的满腔“悒郁不忿之意”,都用那种声东击西、指桑骂槐的刻薄言辞倾泻出来。

此论从某种角度来看,似乎确实有些道理。

为何有一定道理?因为李先生明显是根据世面上流行的120回本(可能是乾隆抄本百廿回)来作为分析此情节的依据,这一点从李先生对第8回的章回名称的称呼上就能看出来:脂批本80回本中第8回的回名乃是“薛宝钗小恙梨香院,贾宝玉大醉绛云轩”,而非“探宝钗黛玉半含酸”。

正因为后40回的结局影响:薛宝钗抢走了宝二奶奶的位置,林黛玉在二宝成亲的当夜,病逝归天。读者难免将情绪带入其中,将林黛玉与薛家母女的矛盾对立起来,进而用这种解读来看待林黛玉对送宫花的冷笑和暗讽。

李先生认为,自薛宝钗进入荣国府,贾府下人便多喜与其玩耍,不喜林黛玉之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,林黛玉一直“悒郁不忿”,对宝钗颇有微词,这一点书中是明明白白交代过的(第五回)。

这就导致了这个后果:林黛玉不喜宝钗,于是将怒火也撒在了宝钗的母亲薛姨妈身上,这才有了接收宫花时的讽刺之举。

这个分析角度还算合理,但只能针对第7回的“送宫花”,不能强行将后文的“探宝钗黛玉半含酸”中林黛玉的尖锐言辞也归结到对薛家母女身上,因为那些言辞分明是林黛玉针对贾宝玉的奶娘李嬷嬷而言,不能强行“含沙射影”。

林黛玉智商在线,敲打刁奴

而除了上述的解读外,还有一种角度:林黛玉的嘲讽是针对周瑞家的,因为周瑞家的擅自改变送宫花的顺序,引起了黛玉的不满。

诸公细看上文薛姨妈安排送宫花时的顺序:先给贾家三艳,再给林黛玉,最后剩下四支送给王熙凤!薛姨妈的这个安排是符合封建礼数和大家规矩的。

在《红楼梦》的封建背景时代,豪门公府的家庭女眷,小姐的地位是高于媳妇的。所以我们会看到,林黛玉进贾府那天,能上桌吃饭的只有贾母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、黛玉。而媳妇们,如王夫人、王熙凤、李纨她们只能站在一边“服务”,或捧饭、或安箸、或进羹。

正因如此,薛姨妈命周瑞家的送宫花时,才安排的这个顺序——王熙凤只能排在林黛玉之后。

可周瑞家的在实际送花的过程中,擅自改换了顺序,她先给贾家三艳,其后跳过林黛玉,直接先给了王熙凤,最后只剩下两支,这才送来给林黛玉。

因此,林黛玉之所以又是“冷笑”,又是暗讽,恰恰是看出了周瑞家的心中小九九:为了拍王熙凤的马屁,就目无规矩,将黛玉排到最后。故而林黛玉的生气,是针对周瑞家的而言。

但有意思的是,如果这般解读,恰好又能解释上述第一种解读的内在逻辑:林黛玉看见自己是最后一个,误以为薛姨妈就是这样安排的——黛玉并不知道周瑞家的擅自改换了送花顺序,故而错误地将小性儿撒在了薛姨妈身上。

以上两种解读,各有道理,而如果掰开揉碎地分析,情况只会更加复杂。比如周瑞家的在回答时,只说“各位都有了,这两支是姑娘的了”,并未提及王熙凤,黛玉如何知道自己排在阿凤之后?

又或者说,林黛玉只是单纯不想被最后一个送,即便排在迎、探、惜之后,她亦心中不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