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taogo.com国学红楼梦中薛姨妈给薛蝌相中的姑娘是谁?
红楼梦中薛姨妈给薛蝌相中的姑娘是谁?
2022-07-11

邢岫烟是《红楼梦》中邢忠夫妇的女儿,邢夫人的侄女。接下来听听趣历史小编讲一讲他的一些故事。

为了维护外孙女黛玉和宝玉的木石前盟,贾母和薛姨妈的明争暗斗步步升级。所谓人老成精,贾母作为荣国府熬煎出来的老太君,压制得薛姨妈只有招架之功,几乎没有胜算。

薛姨妈这个老妇人身为商人之家,经营商业不行,却在儿女的婚事上相当精明。

她的一双儿女,宝钗在荣国府耗了几年,谋求嫁给宝玉,争取实现阶层跨越;薛蟠娶了桂花夏家独生女,吃绝户成功的话,薛家就实现了财富自由。

不仅薛姨妈自己的亲生儿女,就连薛家二房的宝琴来到荣国府,都是来做梅翰林儿子的待嫁新娘。

薛家的孩子婚恋的对象,非富即贵,唯一的例外就是宝琴的哥哥薛蝌的婚事,薛姨妈给他相中的是荣国府中最穷的姑娘邢岫烟。

薛蝌和邢岫烟的婚事其实挺奇怪的,第一是薛姨妈突然转了性,一双爱富贵的眼睛,突然盯上了最穷的邢岫烟;

其二是,一向和薛姨妈明争暗斗的贾母,转而积极帮助薛姨妈,硬作保山,促成这桩婚事;

其三是,邢岫烟既然已经跟薛蝌定了亲,却迟迟不结婚,宝钗对邢岫烟曾说:“如今不先定了他妹妹(宝琴)的事,也断不敢先娶亲的。”

宝琴是妹妹,她不结婚,哥哥薛蝌就没办法结婚。这是为什么?长幼有序,也该哥哥先结婚。宝钗这有反常态的话,到底有什么隐情?薛姨妈促成这桩婚事,到底有何目的?

邢岫烟必须嫁给薛家人:薛姨妈相中的是谁?

一般家长给儿女说亲,都是看人家女孩适不适合自家,而薛姨妈对邢岫烟这桩婚事却很反常。

“因薛姨妈看见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,且家道贫寒,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,便欲说与薛蟠为妻。因薛蟠素习行止浮奢,又恐糟蹋人家的女儿。正在踌躇之际,忽想起薛蝌未娶。看他二人恰是一对天生地设的夫妻。”

你看薛姨妈这个心思,她看到邢岫烟很好,就想给儿子薛蟠说亲,但儿子生性奢侈,就怕糟蹋了邢岫烟。

薛姨妈这个话就很奇怪,薛蟠奢侈,只要薛家有钱,难道邢岫烟害怕奢侈,不愿过富贵的日子?所以不是薛蟠配不上邢岫烟,而是薛家没钱,供不起薛蟠的奢侈,所以只有给薛蟠找一门富贵的老岳丈,才般配。

邢岫烟跟儿子不般配就不般配吧,但这薛姨妈还踟蹰上了,倒好像邢岫烟是她的女儿,不解决她的终身大事不安心一样。

其实笔者认为,薛姨妈踟蹰的原因不是为了邢岫烟,也不是为了给薛蝌解决终身大事,要不然也不会“忽然想起薛蝌未娶” ,薛姨妈踟蹰的是薛家必须有个人娶了邢岫烟才行!

为啥薛家必须有人娶邢岫烟?笔者认为薛姨妈还是在为金玉良缘铺路!

想当初黛玉进荣国府,林如海连家托付给贾母,实际就是内定黛玉和宝玉婚事的意思。

黛玉嫁给宝玉,实际是贾赦、贾政都同意的,因为黛玉的母亲贾敏,不仅是贾政的妹妹,也是贾赦的妹妹,她的女儿嫁给继承家业的宝玉,对平衡荣国府大房、二房的关系很有帮助。

这也是为啥黛玉第一次进荣国府,邢夫人对她疼爱有加,又是赐饭,又是把她送出仪门的真正原因。

如今薛宝钗是王夫人的亲外甥女,她要嫁给宝玉,大房贾赦的利益就无法保障,而这是金玉良缘难以成功的巨大阻碍。

如果邢岫烟嫁给薛家,等于薛邢联盟,就解决了这个阻碍。

将计就计:邢夫人和薛家也婚姻协议?

薛姨妈想娶邢岫烟,和邢夫人结成联盟,但有个跨不过去的门槛:门第。

薛家是商人家庭,士农工商,商人地位非常低。邢岫烟既然是被作为荣国府大房的代言人嫁到薛家,她的门第就应该以邢夫人的夫家——贾赦的门第而论,那可是正经八百的侯爵之家。

邢夫人听到贾母说的这门亲事,心理活动原文写道:“薛家根基不错,且现今大富……且贾母硬作保山,将计就计,便应了。”

邢夫人这一句“将计就计”非常有意思,她答应这门亲事,经过了一番考量,但她敏锐地觉察到这是一计,更绝的是她决定“将计就计”。

邢夫人的“将计就计”是什么打算呢?笔者认为邢夫人的计策就是宝钗说的“如今不先定了他妹妹的事,也断不敢先娶亲的。”

邢夫人答应了这件婚事,但却提出必须等薛蝌的妹妹嫁给梅翰林,才给邢岫烟和薛蝌成亲。

这就是尤氏负责说媒时,原文写道的:“唯有忖度邢夫人之意行事。薛姨妈是个无可无不可的人,到还易说”。当时邢夫人之意就是这个要求,因为一旦宝琴嫁给梅翰林家,薛蝌这个大舅子自然水涨船高,身份地位都不一般,邢夫人到可能跟着邢岫烟沾光。

如若不成,她是不会松口让宝钗嫁给宝玉的。

贾母低估了薛家野心:顺水人情坑了宝黛姻缘。

说到底,邢岫烟和薛蝌的这桩婚姻只是一种交易,是薛姨妈、贾母、邢夫人的一桩富贵交易。

既然是桩交易,贾母为何如此热心促成邢薛姻缘,还要硬作保山?我们看薛姨妈跟黛玉、宝钗的一段对话,颇为耐人寻味。

当时贾母、王夫人等要给死了的老太妃守灵,薛姨妈被派到黛玉房中照顾,三人说笑时薛姨妈对宝钗道:

“前儿我说定了邢女儿,老太太还取笑说:‘我原要说他的人,谁知他的人没到手,倒被他说了我们的一个去了。’虽是玩话,细想来到有些意思。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,我虽没人可给,难道一句话也不说?我想着你宝兄弟,老太太那样疼他,他又生的那样,若要外头说去,老太太断不中意。不如竟把你妹妹(黛玉)定与他,岂不四角俱全?”

其实薛姨妈这段话半真半假,倒是说出一个实情:她和贾母的交易就是,贾母给薛家当媒人,说成邢岫烟和薛蝌的婚事,薛姨妈就要给宝玉当媒人。

薛姨妈既然给宝玉当媒人,就不能给宝玉说宝钗,毕竟天下没有个丈母娘亲自拉郎配的,贾母就是要让薛姨妈给黛玉、宝玉说媒。

其实,贾母轻易相信薛姨妈的诺言,是她低估了薛姨妈的执着,也太相信自己的手腕:贾母经过和薛姨妈的斗法,她相信薛姨妈会知难而退,让薛家求取了邢夫人的人,也算和荣国府结了亲,实现了阶层跨越。她没想到薛家这么执着,又如此不守承诺,拐个弯儿,还是在为金玉良缘扫清道路。

最终,人精贾母还是着了薛家的道儿,亲手为黛玉除掉了一个同盟军——邢夫人。